网聚天下许氏 传承许氏文化

热门搜索: 许氏 许文叔 许氏族谱 许氏名人

许氏网 首页 大博览 查看内容

《封鄦之命》,一个贵族的崛起

2019-4-11 14:12| 发布者: 许氏网| 查看: 206| 评论: 0

摘要: 许姓家族在三千年前像一颗璀璨夺目的新星升起,一代又一代人围绕着它,创造着人类社会的文明。许姓文化无形中给子孙后代心灵以净化、升华,它也始终在指引着后裔们奔向未来。

《封鄦之命》,一个贵族的崛起
许留记


2008年7月15日,史学界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。清华校友赵伟国从香港回购一批竹简,使得战国时期以来许多文献资料被颠覆。学术价值之高,数量之大,令史学界大师震惊。

经C14测定:这批竹简为公元前305±30年,竹简数量达2388支,长短不一,杂乱无章,有的已经长了霉斑……经过专家十年的努力,基本理出了头绪。其中《封鄦之命》属《尚书》逸篇,孔子整理《尚书》、左丘明著《国语》均未见到,更不必说司马迁写《史记》能得到这些资料。现在,这批竹简从何处盗掘、如何流落到国外、犯罪分子造成了多大的破坏、罪魁祸首是否抓获……已经显得不重要了。

清华简《封鄦之命》重见天日,首先是震动史学界的大事,和汉朝在孔宅发现古文《尚书》、近代发现《竹书纪年》、殷墟出土甲骨文具有同样意义;其次是许姓后裔的莫大荣幸。过去所见到的资料,都是说受封者“吕叔”、“文叔”,或者是“大岳后裔”,从没有说封许者姓甚名谁。现在,清华简《封鄦之命》告诉我们:“则惟汝吕丁”。吕丁的名字在仅见二百来字的册封文书中出现多次。

那么这位吕丁乃何许人也?《封鄦之命》告诉世人:此人姜姓吕氏,名讳丁。“则惟汝吕丁,肇右文王”。就是说吕丁曾经是周文王手下重臣(司明刑);“亦惟汝吕丁,扞辅武王”,扞是捍的古字,在周武王时,也负责保护和辅佐朝廷,在讨伐商纣战役中立下卓越功勋。可见他非同一般,而且是皇帝近臣,左膀右臂,功勋卓著。

吕氏姜姓,和伐纣统帅姜子牙一样,是炎帝后裔。姜子牙姓姜,吕氏,有时也常称“吕尚”;周文王姬昌特别称他“吕望”,说是西周的祖先就期望有一位贤能来助周。武王起兵伐纣,不仅拜吕尚为统帅,而且尊称他为“尚父”。如果没有姜子牙,周朝难以和天子商纣抗衡,更不要说消灭殷商,代之而起。

有很多研究者对吕尚和吕丁的关系萌生兴趣,认为他们之间有一种亲密关系。但是,文献资料没有挑明,不好轻易做结论。

为此,笔者查阅了《史记.齐太公世家》。司马迁在齐世家里说:“盖太公之卒百有余年,子丁公吕伋立。丁公卒,子乙公得立。”从这句话里我们知道,齐国一世国君姜太公活了一百多岁,他身后“子丁公吕伋立”。这里又告诉我们,太公的儿子是丁公吕伋。其实姜子牙有三个儿子,吕伋、吕丁和吕他,还有一个女儿婚配周武王姬发为国母(大姜)。

我们前面说过,这篇策封文书是周朝机密文件,很早就淹没了,孔子、左丘明都没有看到过;司马迁写《史记》时,相去更远,闻所未闻。他对于太公的儿子几个,叫什么名字,只知道个大概。不过司马迁明确告诉我们:吕丁、吕伋是太公的儿子,但是不知道吕丁吕伋原本是两个人。说:“丁公卒,子乙公得立。”现在有《封鄦之命》证明吕丁封鄦,那就不可能在齐国。齐国二代国君是吕伋,而不是吕丁。

周朝的宗法制严格规定:只有嫡长子有承袭父亲爵位的权利,次子、三子等庶子没有此权利。吕丁是次子,没有承袭父亲爵位的权力。

齐、鲁、燕三国的封地最初分别在南阳、鲁山和郾城。“此三国者,初皆封于成周东南;鲁之至曲阜,燕之至蓟丘,齐之至营丘,皆后来事也”。在伐纣之后,不但有鲁、燕、齐封于成周东南,康叔所封之康国最初也在这一区域,正如刘起釪曰:“康在今河南禹县(康城)、临汝之间,是商畿内之地”。武庚和“三监”叛乱后,周公、召公和姜太公三年讨伐,然后把齐国封地由南阳迁到山东营丘;鲁国由鲁山迁往山东曲阜;燕国由郾城迁居蓟丘(今北京)。这样,黄淮流域形成空缺,周朝统治力量薄弱。成王调集像吕丁这样德才兼备、文武双全,在讨伐殷纣王过程中立下汗马功劳的人,而且吕丁又是皇亲国戚(国舅),作为保卫周王朝可靠屏障的藩邦,独当一面是完全可以胜任的。

说起来吕丁也是个官二代,但是他没有一点借助老子、靠父亲的权势,搞特权的做派;也没有吃父母老本,依靠父亲往上爬的劣迹。他靠的是凭着跟随文王管理司法的专业才能,凭着自己跟随周武王南征北战,出生入死;在老父亲鞍前马后,左右护卫;起居饮食,悉心照顾取得的。比起今天官二代,仗着老子的权势违法乱纪、坑国害民、为非作歹、拼命捞钱,把国人的血汗钱转移到国外;比起那些贪官污吏、裸官,不可同日而语。

其次,《封鄦之命》颠覆了历代认为的是周武王封鄦的定论。自杜预《春秋释例》后,传统文献皆以为许国为周武王时所封。《封许之命》中提及吕丁曾辅佐周文王与周武王,简文中“玟”与“珷”皆有出现。“文王”与“武王”为谥号,所以封鄦必是周武王去世以后的事。简文中又有“币童兹忧”一句,专家疑“币”应读为“稚”,若周天子自称“稚童”,则将其定位为亲政不久的周成王最为合适。至于封许鄦的时间,专家认为:更可能是在成王亲政后不久,否则吕丁的年纪就会太大了。

《封鄦之命》共9支竹简,其中1、4遗失,还有7支。竹简长44厘米,宽0.65厘米,字为楚书,篆隶,非常难以识别,语言古今表达不一,只有富有经验的大师级专家才能辨认,其中一部分还存在争议。第一支竹简可能是册封的时间、地点、仪式进程和追述文王的事迹。以下列出,其中编号为简号,()内是对前字识读。

“【1】(遗失)【2】雩(越)才(在)天下,古(故)天雚(勸)之乍〈亡〉斁,向(尚)㫳(純)氒(厥)悳(德),䧹(膺)受大命,㽙(允)尹亖(四)方。則隹(惟)女(汝)呂丁,肇佑玟(文王),䛑(毖)光氒(厥)剌(烈)【3】。珷(武王)司明型(刑),釐氒(厥)猷,袛事上帝,𧻚𧻚(桓桓)不茍,嚴將天命。亦隹(惟)女(汝)呂丁,捍輔珷(武王),攼敦殷受,咸成商邑。【4】(遗失)【5】,命女(汝)侯于鄦(許)。女隹(惟)臧耆爾猷,虔血(恤)王家。柬文X(乂)亖(四)方不𢦚(格),以堇(勤)余一人。易(賜)女(汝)倉(蒼)珪、巨(秬)鬯一卣,敋(路)【6】車、璁(蔥)珩(衡)、玉龻(鑾)鈴、索(素)旂、朱笄元(䡇)、馬亖(四)匹、攸肋(勒)、羅纓、鉤䧹(膺)、纂弁,匿(柅);贈爾廌(薦)彝、(翦)【7】囗 、龍鬲,𨏶(璉),雚(鑵 ),鉦,巹勺、盤、監(鑒)、鎣、𠁁、周(舟)、(禁)、鼎、簋、𨥑、㤩(格)。”王曰:“於(嗚)唬(呼)!丁,戒才(哉)!余既監(鑒)于殷【8】之不若,匝(憯)童(慟)才(在)憂,𣏟(靡)念非尚(常)。女(汝)亦隹(惟)就(淑)章尓遽(慮),袛敬尓猷,以永厚周邦,勿灋(廢)朕命,經嗣【9】枼(世)亯(享)。”

【9背】(封)鄦(許)之命

第2、3、5支简均36字,其中“玟”“珷”分别是文王和武王的合体字。第6、7支各27字;第8支33字;第9支正面2字,背面4字。

整理者认为:“第4简缺失。所缺失的内容,估计当是成王之政及吕丁对成王的辅佐云云。”

前4支竹简主要表彰吕丁的功绩;“亦惟汝呂丁,捍輔武王,攼敦殷受,咸成商邑”意即:也唯有你吕丁捍卫并辅佐武王,讨伐殷纣(受作纣)。

第5支简开头“命汝侯于許。汝惟臧耆爾猷,虔恤王家。简文乂四方不格,以勤余一人。”意即“受命你为鄦侯,你善良老诚,富有经验,效忠周王室,监督周围四方,对天子尽心尽责”

5至7为赏赐祭祀器物,这些赏赐器物非一般诸侯能得到,都是属于公侯级别的赏赐,明显高于男爵。

册封文书最后嘱咐吕丁说:王曰:“於(嗚)唬(呼)!丁,戒才(哉)!余既監(鑒)于殷之不若,匝(憯)童(慟)才(在)憂,𣏟(靡)念非尚(常)。女(汝)亦隹(惟)就(淑)章尓遽(慮),袛敬尓猷,以永厚周邦,勿灋(廢)朕命。意思是:吕丁啊,你要警惕,鉴于殷商是一个隐患,本王实在担心,你要谨慎小心,保护周朝,不要辜负了天子对你的信任。

记得有人说过,世界有三大终极哲学问题:我是谁?我从哪里来?要到哪里去?无论老子、释迦、基督,大凡对人生、真理有所追求的人,想毕都被这个问题吸引。因为宇宙无限,这个谜题会令无数人追寻不止。

许姓家族在三千年前像一颗璀璨夺目的新星升起,一代又一代人围绕着它,创造着人类社会的文明。许姓文化无形中给子孙后代心灵以净化、升华,它也始终在指引着后裔们奔向未来。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  • 许氏网版权及免责声明:
  • 1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许氏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许氏网,未经本网授权,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、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许氏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2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许氏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他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  • 3、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18088811503,我们将在一周内进行删除。

最新评论



返回顶部